<noscript id="60awi"><code id="60awi"></code></noscript>
  • <sup id="60awi"></sup>
    <object id="60awi"><s id="60awi"></s></object>
  • <xmp id="60awi">
    當前位置: 首頁 > 每日資訊 >

    2021年飼料市場形勢回顧及2022 年市場走勢預測

    • 來源: 中國畜牧雜志
    • 日期:2022-06-13
    • 編輯:admin
    • 評論:0
    摘 要:2021年受生豬存欄量增加以及飼料產品消費結構加速優化等因素影響,我國工業飼料產量以及飼料原料進口量大幅增加,飼料產品價格持續突破歷史高位。預計2022年工業飼料需求將下降,飼料原料供需保持緊平衡,飼料產品價格將延續高位運行。在分析飼料市場發展存在問題基礎上,本文還提出了建立飼料資源戰略布局、多渠道提高飼料糧轉化效率以及完善全產業監測預警等政策建議。

     

    2021 年飼料市場形勢回顧

     

    1 工業飼料產量大幅增加2021年我國工業飼料產品消費結構調整加快,產量連續2年增幅超過10%。

     

    據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統計數據,2021年國內工業飼料產量為2.93 億t,同比增長16.1%。從產品類型來看,配合飼料、濃縮飼料和添加劑預混合飼料產量分別為2.70億t、1 551.1 萬t 和663.1 萬t,同比分別增長17.1%、2.4% 和11.5%。濃縮飼料產量增幅遠低于配合飼料和添加劑預混合飼料的增幅,主要原因:一是農業農村部出于養殖衛生安全的考慮,發布了“自配料”公告(農業農村部公告第307 號:關于養殖者自行配置飼料的有關公告),對養殖戶“自配料”的原料來源、存放和監管進行嚴格要求,違反要求將予以處罰,自配料用戶轉向使用配合飼料;二是玉米等原料價格大幅上漲,飼料企業通過采購優勢和配方多元化降低了原料成本,配合飼料性價比更高;三是使用濃縮飼料的養殖戶多為小養殖戶,養殖深度虧損使得小養殖戶發展速度放緩,造成濃縮飼料產量增幅較上年減少19.6 個百分點。

     

    2021年飼料產品結構進一步優化,配合飼料占比為92.5%,較上年增長0.8 個百分點,濃縮飼料產量和添加劑預混料產量占比分別為5.3% 和2.3%,較上年降低0.7個百分點和0.1個百分點。

     

    2 分品種飼料產量有增有減從飼料需求來看,主要畜禽品種養殖產能漲跌互現,各品種飼料產量總體仍保持增加趨勢,生豬飼料仍是飼料需求增長的主要動力。

     

    生豬養殖存欄恢復高位以及配合飼料需求激增,豬飼料需求大幅增加,飼料產量達到1.31 億t,較上年增長46.6%,超過豬肉產量增幅17.8 個百分點。反芻和水產養殖盈利較好,養殖量均較上年增加,飼料需求保持旺盛,反芻料和水產料產量分別為1 480.3 萬t 和2 293 萬t,較上年分別增長12.2% 和8%。蛋禽、肉禽存欄高位回落,飼料產量分別為3 231.4 萬t 和8 909.6 萬t,較上年分別下降3.6% 和2.9%。

     

    3 飼料原料進口大幅上升飼用谷物原料進口增加。

     

    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21 年飼用谷物原料(玉米、小麥、大麥、高粱和玉米酒糟)累計進口6 033.3 萬t,較上年增長84.2%,其中玉米進口2 835.6 萬t,較上年增長151.1%,小麥、大麥和高粱分別進口977 萬t、1 248.2萬t 和941.7 萬t, 分別較上年增長16.6%、54.5% 和95.6%;玉米酒糟(DDGs)累計進口30.8 萬t,同比增長69.4%。

     

    蛋白原料進口總體下降。油籽壓榨副產品是我國蛋白原料的主要來源,大豆和菜籽等油籽累計進口9 905萬t,其中大豆進口9 652 萬t,較上年減少3.8%,菜籽進口253.1 萬t,較上年下降8.2%。飼用蛋白原料持平略降,豆粕、菜粕、葵花籽粕、豌豆和魚粉等原料累計進口840.74 萬t,較上年下降0.8%,其中豆粕、菜粕和葵花籽粕進口分別為7.8 萬t、203.2 萬t 和227.4萬t,較上年分別增長36.7%、7.8% 和3.9%,豌豆進口220 萬t,較上年下降24.8%。魚粉進口182.3 萬t,較上年增長28.3%。蛋白飼料整體需求下降的原因是小麥、大麥等谷物飼用添加比例增加,其蛋白含量在13%左右,高于玉米的8.5%。據測算,1 000 萬t 的小麥替代玉米可減少約100 萬t 的豆粕用量,使得蛋白飼料進口下降。

     

    原料進口集中度進一步增加。全球糧食出口主要集中在少數國家,我國飼用谷物貿易量大幅增加,能滿足我國需求的國家有限。2021 年大豆進口95% 以上來自于美國和巴西,較上年增加6 個百分點;玉米進口99%來自于美國和烏克蘭,較上年增加7 個百分點。

     

    4 主要飼料原料價格全面上漲飼用玉米全年均價漲至歷史最高水平。

     

    2021 年批發市場年度均價為2.93元/kg,同比上漲26.9%。臨儲玉米拍賣完成后,東北地區糧食倉容充足,飼料企業利用玉米集中上市期大量建庫存,玉米市場購銷模式發生改變,從周年按需采購轉向一季采購、全年使用,玉米市場季節性波動趨勢減弱。分月來看,2021 年1—6 月玉米價格呈現高位上漲行情,市場主體采購積極,不斷提價收購,基層農戶的玉米在1月基本銷售完畢,糧源轉移到貿易商手中,貿易商收購成本較高,支撐玉米市場價格保持高位運行,截至6月份,飼用玉米均價3.00 元/kg,同比上漲35.3%;6—10月價格小幅回落,飼用替代谷物進口量增加,加之國家拍賣進口玉米,市場供應充足,貿易商報價有所回落,10 月飼用玉米均價2.86 元/kg,同比增長16%;11—12 月新季玉米上市,用糧企業積極采購建庫,市場需求旺盛,由于種植成本和玉米烘干成本上漲,農戶存在惜售心理,玉米市場價格再度逆勢上漲,12 月飼用玉米均價2.91 元/kg,同比增長11.7%。

     

    豆粕市場價格漲至近7年內高位。2021 年豆粕批發市場全年均價為3.78 元/kg,同比增長14.1%。中國執行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恢復進口美國大豆,國際大豆期貨市場價格大幅上漲。分月來看,1—2 月期貨市場對南美天氣因素造成大豆減產進行炒作,大豆期貨價格大幅上漲,國內春節前飼料企業集中備庫,豆粕需求旺盛,進一步帶動國內豆粕價格全面上漲,2 月國內豆粕均價3.95 元/kg,同比增長8.7%,為2015 年以來的最高價格;3—7 月,大豆進口增加,國內豆粕供應充足,養殖陷入虧損,飼料企業采購謹慎,豆粕價格下降,7 月豆粕價格降至3.73 元/kg,壓榨企業榨利為負;8—10 月大豆采購量大幅減少,國內豆粕供給緊張,生豬產能增長超出預期,飼料需求量持續增加,豆粕價格恢復上漲,10 月國內豆粕均價3.9 元/kg,同比跌5.5%;11—12 月,美國新季大豆上市,產量較上年增加,同時南美天氣狀況良好,播種面積和播種進度好于往年,大豆期貨市場價格走低,國內豆粕價格有所回落;12月國內豆粕均價3.76 元/kg,同比增長8.7%。

     

    5 飼料產品價格不斷突破歷史高位。

     

    2021年受飼料原料價格上漲以及畜禽水產養殖需求的支撐,主要飼料產品價格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后呈現波動上漲趨勢。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數據顯示,2021年育肥豬、肉雞、蛋雞配合飼料全年均價分別為3.6、3.63、3.35 元/kg,較上年分別增長12.5%、11.0%、12.2%,增幅創歷史新高。

     

    主要飼料產品價格增幅低于主要原料價格上漲幅度。3 種配合飼料產品價格年內增幅分別為7.7%、7.6%和8.6%,低于玉米和豆粕年內11.7% 和8.7% 的增幅。主要原因:一是大型飼料企業在玉米糧源集中上市期建立庫存,在相對較低的價格上鎖定了原料成本;二是飼料企業通過飼料配方多元化降低了玉米、豆粕的使用比例,一定程度上減緩了大宗原料上漲帶來的波動。

     

    2022 年市場走勢預測

     

    1 飼料需求穩中有降

     

    從養殖需求看,根據農業農村部市場預警專家委員會預測,2022年豬肉產量小幅增長,增幅為3%左右,但出欄體重下降,飼料轉化效率將明顯提升,節約了飼料糧消耗(據測算生豬出欄體重從130 kg 降至115 kg,規模養殖企業的耗料增重比可從2.8:1 降至2.65:1,每千克肉耗糧量可下降5%),同時農業農村部啟動餐余食物飼料化利用試點,替代部分飼料需求,生豬飼料需求小幅下降。蛋禽存欄止跌上漲,預計2022年禽蛋產量約有1%的增幅,飼料需求略有回升;肉禽養殖祖代產能恢復向好,但是受飼料成本上漲影響,養殖利潤不佳,預計肉禽產量和蛋禽飼料需求持平略增;反芻和水產養殖利潤較好,養殖量保持增長趨勢,飼料需求隨之增長。綜合來看,主要畜禽養殖品種產能平穩略增,但隨著節糧手段增加以及養殖效率提升,預計2022 年飼料需求量整體有所回落。

     

    2 飼料產品價格持續突破歷史高位。

     

    從原料供應來看,豆粕方面,南美產區干旱天氣造成大豆減產,美國農業部預測,本年度全球大豆供應較上年下降,在國際原油價格大漲的背景下,豆油價格上漲拉動國際大豆期貨價格持續上漲,國內大豆進口成本大幅增加。國內大豆壓榨盤面榨利為負,壓榨企業減少大豆采購量,企業開機率下降,預計國內豆粕供應保持緊平衡,豆粕價格將達到歷史新高。

     

    飼用玉米方面,2021/2022年度國內玉米產量增加,但受天氣因素影響,霉菌毒素污染情況較嚴重,飼用玉米有效供給仍不足,玉米種植成本和烘干成本較高,對玉米價格形成支撐。國內小麥供需偏緊,價格上漲導致飼料用量回落,玉米飼用量增加。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中提出“嚴格控制以玉米為原料的燃料乙醇加工”,加工消費下降將使國內玉米市場供給缺口縮窄。受到俄烏戰爭影響,國際糧價大幅上漲,我國已批準進口俄羅斯全境小麥,或將以低于CBOT 期貨價格買入飼料級小麥,平緩飼料原料高位上漲的趨勢。綜合來看,主要工業飼料產品價格持續突破價格高點,給養殖行業造成較大的壓力。

     

    值得關注的問題

     

    1 國內飼料原料缺口擴大,原料高成本運行2021年國內飼料原料缺口進一步擴大,進口原料從以大豆為主的蛋白原料擴大至谷物原料。飼用谷物進口量連續2年大幅增長,對國際市場依賴程度增加。大豆等蛋白原料全球貿易量占全球產量的44%,主要出口國美國、巴西和阿根廷高度依賴國際市場,國際供應鏈保障程度相對較高;玉米、小麥等谷物貿易量占全球產量的比重為16%,主要谷物進口來源國為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這些國家出口量占其國內消費比例較小,出口依賴度較低,谷物進口受制于人的風險大大增加。

     

    包含飼料原料在內的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高位運行,飼料原料成本上漲制約了國內養殖業健康發展,其影響因素包含諸多方面:一是主要農產品國際貿易定價權缺失,糧食貿易渠道主要掌控在國際糧商手中,通過期貨市場和資本杠桿針對中國需求炒作價格,抬高我國進口糧食成本;二是通貨膨脹因素,美元仍是國際貿易的定價和結算貨幣,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美國采取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消費,造成美元貶值,進一步導致大宗商品價格普遍上漲,傳導至國內市場;三是航運價格上漲,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港口裝卸延遲,運輸船只在各國港口大量阻滯,國際航運運力緊張,航運物流價格大幅上漲。

     

    2 玉米流通標準不一,糧源有效供應不足。

     

    國內玉米市場交易效率低下,玉米產業鏈生產、加工、倉儲和運輸各個環節執行的標準不相匹配。以玉米收購標準為例,基層糧庫收購玉米的標準依照國家糧食局發布的標準《GB 1353 玉米》,規定了容重指標和霉變粒比例。而飼料企業采購玉米原料的標準需要遵循農業農村部發布的標準《GB 13078 飼料衛生標準》,其中規定了玉米的霉菌毒素、重金屬和微量元素的最高限額。糧庫為了達到收購的數量甚至降低收購標準,不同指標等級的糧源無法做到分類存放,造成優劣摻混,糧食的整體質量下降,更難以達到飼用標準。農業農村部發布養殖“自配料”規定后,要求養殖戶使用原料需達到飼料標準,市場上對合規原料的需求進一步增加。而產銷兩端遵循的標準錯位,降低了市場交易的效率,進一步導致糧源有效供給不足。飼料企業普遍反應,玉米毒素含量高,優質玉米供給存在缺口,選擇小麥、大麥等原料替代不僅僅是價差原因,更是基于對低毒素原料的需求。

     

    3 飼料產品低質同化嚴重,飼料資源轉化率偏低。

     

    飼料養殖行業整體仍處于粗放經營階段。飼料配方技術和加工技術較世界先進水平有較大差距,動物營養基礎性研究不足,飼料研發投入少,飼料產品質量普遍水平較低。飼料行業仍以原料采購成本競爭為主,大部分企業缺乏市場風險管理能力。中小養殖戶仍為養殖主體,缺少科學養殖技術,養殖效率較低。玉米主產區的養殖戶容易獲得糧源,傾向于使用自配料,飼料成本低,但用量隨意性較大。過量的添加能量和蛋白原料,不利于營養物質的吸收和轉化,容易造成畜禽疾病。此外,小養殖戶缺乏標準化養殖的約束,出欄體重變化較大,出欄體重過大時,飼料轉化率低,造成糧食資源的嚴重浪費。我國是全世界最大的養殖國家,飼料原料的消耗量龐大,而養殖行業大而不強,養殖效率低下,與我國緊缺的飼料糧資源形成矛盾。

     

    有關政策建議

     

    1 統籌國內外原料市場供給,建立戰略資源布局。

     

    建立戰略資源布局,構建多元化的飼料供應體系。

     

    一是對國內現有玉米等糧源貿易進行精細化管理,建立“收購-倉儲- 交易”通行的玉米流通標準,進行倉儲分級,保證玉米貿易過程中飼用糧源不損失,增加有效供給。

     

    二是梳理國內可利用的資源,加強飼料原料基礎性研究,對國內各種農產品和副產品飼用資源指標鑒定登記入庫,指導和鼓勵飼料和養殖企業加以開發利用。

     

    三是加快飼用作物培育,形成“糧經飼”的三元種植體系,飼用作物具有生長周期短、多次刈割的特點,科學規劃生產區域和農時,增加單位土地面積的產出。

     

    四是加強新型飼料原料的研究,我國已經在CO 合成蛋白質和CO2合成淀粉等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各種原料工業化生產逐漸成為可能,未來將打破傳統的糧食生產格局。

     

    五是拓展農業對外合作,與主要生產國家建立農業科技和經貿合作關系。亞洲和非洲部分國家擁有較高的玉米和大豆種植面積,但是單位產量僅為歐美等國的一半左右,這些國家具有較大的提升潛力,一旦產量提升,增加全球可貿易量,有助于降低我國糧食貿易的風險程度。

     

    2 合理規劃飼料原料轉化途徑,提高資源轉化效率

     

    合理規劃養殖結構和飼料用途,提高飼料轉化率,減少糧食浪費。

     

    一是推動養殖從粗放型向集約型發展,加強畜禽營養基礎研究以及飼料配方技術研發,對養殖戶加強飼料和養殖技術宣講培訓,指導養殖戶根據養殖階段、季節和盈利狀況科學進行配方調整,降低能量和蛋白原料過高的添加比例,減少排放,提高養殖精細化管理水平。

     

    二是優化養殖結構,引導養殖戶養殖行為標準化、規范化,優先發展禽類和水產等飼料轉化率高、低耗糧的養殖品種,通過農業保險和訂單合約等約束方式規范養殖行為、提高養殖標準化,限制生豬超標準養殖對飼料的過度消耗。

     

    三是加強跨周期政策調節,統籌部門間短期和長期政策目標,實現種植、養殖、深加工協調發展,兼顧飼料糧資源和養殖生產平衡,避免因部門利益導致局部政策變化帶來的市場波動風險,強化政策的穩定性、連續性和協調性。

     

    3 加強飼料養殖全產業鏈監測預警,完善應急預案

     

    飼料是銜接種植和養殖的中間環節,影響飼料市場變化因素復雜,分品種和分環節的監測已經不能滿足監管的需要,需建立全產業鏈的監測體系,加強各個環節和全品種數據的收集、分析和預警:一是國內外農情風險,從全球糧源供給以及國內養殖市場形勢變化對我國飼用糧供需安全進行分析判斷;二是國別風險,從國際政治局勢和貿易政策等方面對國際貿易風險進行預警;三是市場風險,從宏觀經濟形勢、資本流向和國際糧商糧源掌控等方面進行監測;四是物流風險,運輸運力保障、國際海運航道安全、港口裝卸和倉容等物流運輸問題造成供給風險。建議系統梳理飼料養殖產業鏈風險點,加強部門間協調合作、信息共享,建立不同風險級別的應急方案。

     

    發表評論
    評價: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
    小青是怎么把身子给五个鬼的
    <noscript id="60awi"><code id="60awi"></code></noscript>
  • <sup id="60awi"></sup>
    <object id="60awi"><s id="60awi"></s></object>
  • <xmp id="60awi">